ZBLOG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大学资讯 > 正文

大学资讯

大学英语综合教程3第二版课文翻译(新世纪大学英语综合教程3第二版课文翻译)

基础教育信息2022-11-12大学资讯71

       大家好!今天让小编来大家介绍下关于大学英语综合教程3第二版课文翻译(新世纪大学英语综合教程3第二版课文翻译)的问题,以下是小编对此问题的归纳整理,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文章目录列表:

一、全新版大学英语综合教程3(第二版)Unit4 TextB 《Anecdotes about Einstein》课文翻译急急急急急!!!!

爱因斯坦的轶事A Wastebasket for His Mistakes1933年10月17日,当54岁的艾伯特爱因斯坦到达美国时,班轮Westernland正驶入纽约港,官方欢迎委员会正在等他,但他和他的随行人员不知所踪。新泽西普林斯顿高级研究院的理事Abraham Flexner倾向于阻止名人教授的宣传。所以他派拖船在班轮通过检疫时将这位伟人迅速而神秘地从Westernland带走。爱因斯坦的头发从黑色的宽檐帽中露了出来,悄悄地下了运送他和他的党员们前往曼哈顿下城的船,那里会有车将他们迅速带往普林斯顿。“爱因斯坦博士想要的只是安静和平。” Flexner告诉记者。作为对理论物理有贡献的1921年诺贝尔奖得主,爱因斯坦在学院中拥有一间办公室。他被问及需要哪些设备,“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些稿纸和铅笔,”他回答道,“噢,还有一个大的废纸篓,这样我可以把错误的想法都扔掉。”他和他的妻子Elsa租了一间房子定居于普林斯顿。他喜欢美国,尽管美国的财富的不平等和种族歧视更像是欧洲的精英体制。“人民的民主特性使这位新来的人致力于这个国家。”之后他对此感到惊奇,“没有人对他人低声下气。”Not Always an Einstein然而他不是从小就是拥有高智商的爱因斯坦。他在德国慕尼黑长大,是Hermann和Pauling Einstein两个孩子中的长子,他在学习说话这方面十分迟钝。“我的父母对此很着急,”他回想着,“于是他们咨询了医生。”甚至是当他两岁之后他开始使用语言,发生了怪事令他的保姆称他为笨蛋。“他说的话都十分日常,”他的妹妹Maja回想着,“他张开嘴唇,轻声地不断重复。”说话方面缓慢的发展与对权威无礼的反叛导致一位德国校长让他打包回家,另一位则宣称爱因斯坦没什么了不起。“我不禁问自己我是如何发现相对论的,它好像就存在于下面这个情况。”随后爱因斯坦解释道。“普通的成人不会为空间和时间的问题操心,这些事是他们作为小孩时思考的。但是我发育缓慢,当我已经长大时我开始思考空间和时间。我探索这个问题比普通小孩更深入。”A Merry Science父亲经营家族企业,母亲热爱音乐,他们都给了爱因斯坦鼓励,他花了很多时间在拼图和建筑玩具塔上。“坚持不懈是他的性格之一。”他妹妹谈论道。有一次,学龄前的爱因斯坦生病在床,他的父亲给他带了一个指南针。之后记起这事的爱因斯坦在检查指南针并发现它奇妙的力量时非常的兴奋,他颤抖着,身体发冷。有磁性的小针的表现好像被一种隐藏的强势区域所影响,而不是通过机械的触碰。“这背后藏着很深的东西。”他说。他对磁场、重力、惯性、线偏振光束十分惊奇。他保留同时在脑海中持有两个想法的能力,当这两种想法起了矛盾冲突时他十分困惑烦恼,而令他高兴的则是当他看到这两者之间潜在的统一。“像你和我这样的人是不会变老的。”多年以后他给一位朋友这样写道。“在我们出生的神秘世界面前,我们永远表现的像个好奇的孩子。”与普遍的信仰相悖,爱因斯坦擅长数学。在他13岁时,“他偏爱用应用算法解决复杂的问题,”他的妹妹回忆着。他的叔叔Jakob Einstein,是一位工程师,向他介绍了代数的有趣之处,并称之为“快乐的科学”,每当爱因斯坦取胜时,他“快乐的不得了”。他阅读了流行的科学书籍,这些书表明了《圣经》中大部分内容都不是真的,爱因斯坦开始抵制所有形式的教条。就像他在1901年写得那样,“愚蠢的信仰权威是真理最大的敌人。”A Proud American爱因斯坦15岁时离开了德国去往北意大利,在那里他父母重新安置了产业,在他16岁时,他写了理论物理学的第一篇论文。1900年21岁的爱因斯坦从苏黎世理工大学毕业,他发现了相对论,涉及到直觉知识和个人经验。1905年他在瑞士专利局工作并开始发展相对论,但他的理论没有被完全接受,直到1919年,日食的观测证实了他的预言:太阳引力能够使光线弯曲。1919年,爱因斯坦40岁时,他突然成为了举世闻名的人物。他也和他的第二任妻子Elsa结婚了,同时是第一任婚姻中两个儿子的父亲。1921年的春天,他名声大噪,前往美国为期两个月的盛大参观,在那儿他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他所到之处都引起了群众的疯狂。这个世界从未出现过有着这样名声的科学名人明星。爱因斯坦热爱美国,欣赏其繁荣是自由和个人主义的成果。在1933年3月,随着希特勒对德国的掌权,爱因斯坦意识到他不能继续生活在欧洲了,那个秋天,他定居于普林斯顿,到1940年,他入籍美国,自豪地称自己为一名美国公民。The Harmony of Nature and Math爱因斯坦在美国的第一个万圣节他搞定了那些在他家门前伴着小提琴唱小夜曲的捣蛋鬼们。圣诞节时,当地教堂成员经过他家唱着颂歌,他站在门外,借了一把小提琴愉悦地为他们伴奏。爱因斯坦很快有了这样一个传奇人物的形象,一位和蔼的教授,有时烦躁但一直很亲切,很少梳头,很少穿袜子。“我已经到了一个别人叫我穿袜子而我偏偏选择不穿的年纪。”他这样对当地的孩子们说。他曾经帮助过一个15岁的孩子,Henry Rosso,接受了他的采访。Rosso的老师提出采访科学家可以取得高分,所以Rosso去爱因斯坦的家找他,没想到竟被拒之门外。送奶员给了他一个小提示:爱因斯坦每天早晨9点半会走一段固定的路线,于是Rosso溜出学校跟着爱因斯坦。但是这位学生,突然很困惑,他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于是爱因斯坦建议他提了一些关于数学方面的问题。“我发现自然是以一种美好的方式建造的,我们的任务是找到其中数学结构。”爱因斯坦解释着他的教学观念,“它是一种帮我度过一生的信念。”这篇采访使Henry Rosso的成绩取得了A。

二、全新版大学英语综合教程3【第二版】uint4课文翻译was Einstein a space alien

爱因斯坦被耗尽。在连续第三个晚上,他的宝贝儿子汉斯,哭了,保持家庭,直到天亮清醒。当阿尔伯特终于打瞌睡 是时候起床去上班。他不能跳过一天。他所需要的工作,支持他的年轻一族。步履轻快专利局,在那里他是一个“技术专家,第三类,”阿尔贝担心他的母亲。她年纪越来越大,身体虚弱,她不赞成他的婚姻米列娃。关系紧张。伟业瞥了一眼在路过商店橱窗。他的头发是一个烂摊子,他忘记了再梳。工作。家庭。入不敷出。阿尔贝觉得所有的压力和任何年轻的丈夫和父亲的责任。要放松,他彻底改变了物理学。右:年轻的爱因斯坦在专利局。 [更多]年龄在26日和4年之前,他是能够得到一个工作作为物理学教授,1905年,爱因斯坦发表在科学史上最重要的文件 - “闲暇时间”在他的书面他证明了原子和分子存在。在1905年之前,科学家们没有肯定。他认为,光点点(后来被称为“光子”),从而奠定了量子力学的基础。他描述了他的狭义相对论:空间和时间的线程在一个共同的面料,他提出,可以弯曲,拉伸和扭曲。哦,方式,E = MC2。在爱因斯坦之前,去年科学家曾这样一个创意的爆发是艾萨克牛顿爵士。这事发生在1666年时,牛顿在他母亲的农场幽自己,以避免在剑桥爆发鼠疫。没事做,他发展了他的万有引力理论。几个世纪以来,历史学家称为1666牛顿的安努斯杆菌,或“奇迹的一年。”现在,这些话有不同的含义:爱因斯坦和1905年。联合国宣布2005年“世界物理年”,以庆祝100周年纪念爱因斯坦的安努斯杆菌。 (诺贝尔奖得主和其他顶尖科学家将满足市民下月讨论爱因斯坦的工作。你想加入他们吗?)爱因斯坦作为一个浓密的头发superthinker现代流行文化的描绘。我们被告知,他的想法,是不大可能的其他科学家提前。他必须有来自其他一些行星 - 也许同一个牛顿增长上。“爱因斯坦没有外星人,笑着说:”哈佛大学的物理学家和科学史家彼得Galison。 “他是他那个时代的人。”他1905年的论文全部揭开工作,成败参半,其他科学家的问题。 “如果爱因斯坦尚未出生的,这些论文将被写入以某种形式,最终由他人,”Galison认为。上图:浓密的头发superthinker ...普通的人...或两者兼而有之?

三、求全新版大学英语综合教程3(第二版)unit8课文A的翻译

八赛缪尔.伍德博士采访录I was extremely close with my morher all my life..She was a brilliant eductor ,writer and wonderful woman. Sadly, shen was developed complications related to diabetes.When she lost her eyesight and most of her ability to walk,it was absolutely horrifying for me She passed away from a fall seven or eightyears ago.At her funeral,I swore that one day I’d do something about conditions like hers.我一生与母亲无比亲密,她是一位卓越的教育家、作家,是一位了不起的女士。不幸的是,她患上了糖尿病引起的并发症。当她丧失视力和大部分行走能力时,我惊恐万分。七、八年前她摔了一脚,便离开人世。在她的葬礼上,我发誓有朝一日要为她那样的疾病做点什么。Years passed and I read about the work the South Koreans had done with stem cells.In 2004 and 2005 Hwang WooSuk fraudulently repoted that he had succeededin creating human embryoniv stem cells by cloning.Back then it wasn’t kown it was a fraud,so it was very excitinh to think that a long list of diseases could be treated.时间一年年过去了,我读到了韩国人在干细胞方面所做的工作。在2004和2005年之间,黄禹锡谎称他已通过克隆技术成功的培养出人类胚胎干细胞 当时人们并不知道那是造假,所以想到一长串疾病有望得到医治,人们兴奋不已。I found the stem cell research company Stemagen with another gentleman whose father hand died of ALS.We went out for drinks one night and we started talking about our parents.We wanted to do something that would be a legacy.for them.我与另一位先生共同创建了斯塔摩根干细胞研究公司。那位先生的父亲死于肌萎缩性侧索硬化。一天晚上我们出去小酌,讨论起我们的父母,我们想做点什么,以此作为他们身后留下的遗产。是福是祸?For Better or Worse?The moment we diceded to start Stemagen,I read all there was to read about the various cloning efforts in the past.The cloned sheep Dolly in 1997was very interesting,but at that stage people were not focusing on the stemcell aspect of cloning;they were focusing on the reproductive possibilities of cloning.一决定创建斯塔摩根干细胞研究公司,我就阅读了有关以往各种克隆实验的所有资料。1997年的克隆羊多利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但在那个时候,人们关注的不是克隆技术的干细胞层面,而是其无性繁殖的可能性问题。Human reproductive cloning is just simply wrong ethically from a medical standpoint and a scientific standpoint,even ignoring any religious issues associated with it.The reason is that the majority of reproductive clones in other species are actually abnormal,with very high miscarriage rates,very high stillbirth rates,fetal anomalie,death soon after birth,et cetera.从医学和科学的角度来看,克隆人在伦理道德上就是错误的,即便不去理会其相关的宗教问题,其原因在于其它物种的无性繁殖个体事实上大多数都是畸形的,流产率很高,死亡率也很高,胎儿畸形,出生不久就夭折,如此等等。It would just be absolutely wrong to take a human being and put them through what may well involve significant suffering for really no good end.Even though people could take the techniques that we’ve developed and attenp to do it(or perhaps even be successful doing it),we hope that they would not.让人经受极有可能遭到巨大痛苦的事,却又得不到什么好结果,那是绝对错误的。即使有人能够利用我们研发的技术,并且试图付诸实践(也许可能成功),我们还是希望他们不要那么做。On the other hand,therapeutic cloning does not involve any type of risk to human life and actually provides tremendous potential for the relief of suffering inreal human beings who are going through some awful things.从另一方面来说,治疗性的克隆技术不牵涉任何人对人生命的威胁,还能真正为正在经受痛苦的人们提供缓解痛苦的极大的可能性。I’m a pure scientist in some ways,and I know that manyvdifferent studies or findings could be used for evil.Our job as scientist is to make the most of this technology and make it available to the greatest number of other scientists who can help us do good things with it.There’s really no effective way for an individual scientist to stop someone else from using the knowledge for something they should’t.在某种程度上,我是一个纯粹的科学家,可我知道种种研究或发现可能被用来做邪恶的事。作为科学家 我们的工作是充分利用这一技术,并且使之尽可能被多的其他科学家掌握,帮助我们做好事。对于科学家个人而言,其实没什么行之有效的方法可以阻止他人将知识用到他们不该用的地方。We need to be honest aboutthe techniques that we used.They need to be able to be replicated by other people,and s9,we are providing a roadmap.I would hope that the legislation that’s in place and the hreat public disapproval that would result from any attempt to clone a human would dissuade anyone from going down that path.我们必须诚实的说明我们所使用的技术。这些技术必须能够被他人复制,这样,我们等于提供了一张线路图。我希望适当的法规及公众对于试图克隆人的极力反对能够劝阻任何有此企图的人走那条路。What is it they say?There is no technology that hasn’t been used for some evil purpose at some will attempt human reproductive cloning.I do think it’s inevitable,and it’s virtually impossible to legislate that away.他们是怎么说的?他们说没有一向技术不曾在某个时候为了某种罪恶目的而被利用过。坦白的说,我确实认为有人会试图克隆人。我确实认为那是不可避免的事,而且也不可能通过立法来加以阻止。出名Claim to FameI am spoken of as the first man to clone himself. There are different types if cloning.At the cellular level,yes,it’s ture I am the first man to clone himself.We thought a great deal about how to deal with the issue of whose cells we should use and whether we should let the world and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know who the first cellular clone was.In the end we decieded that we wanted to put a human face on cloning.我被说成是第一个“克隆自己”的人。有不同类型的克隆。从细胞层面来说,没错,我的确是第一个克隆自己的人。我们应该使用谁的细胞,是否应该让世人及科学界知晓谁是第一个细胞克隆体。对于如何处理上诉问题我们想得很多。最终,我们决定要让克隆体人性化。I didn’t anticipate it would create the firstorm of controversy that it’s created,but I’m still glad we went down that path. We received thousands of e-mails and phone calls from people who need help.我没料到这样做竟掀起轩然大波。但是对于我们走过的这条路,我仍感到高兴。我们从需要帮助的人们那里收到成千上万的电子邮件和电话。I think by c9ming forward and putting a face to it we made it very real,and now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know that cloning is here.I believe that very soon it will be used therapeutically,so I think our purpose was served.我认为通过主动的让克隆体人性化,我们使克隆技术变得十分真实。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克隆了。我相信不久克隆技术就会被用于治疗疾病,所以我认为我们的目的达到了。纯科学Pure ScienceWhat happens is an informed and consenting woman donates an egg and we remove her gentic material from the egg.Then we place a single skin cell inside that egg.事情是这样的:一位被告知实情并表示同意的女士捐出一个卵子。我们取出卵子中的基因材料,然后把单个皮肤细胞植入卵子中。What we’re really interested 8n is creating disease-specific and person-specific stem cell lines.The procedure of taking cells from a person takes no more than a minute or two.You can take some skin cells from the arm,for example,and in one to two minutes,you can get the cells that you need to carry out this process 我们正真正感兴趣的是建立特定疾病及特定个体的干细胞系列。从某人身上取出细胞的程序不过一两分钟的功夫。比如,你可从手臂提取皮肤细胞,一两分钟后,便可得到实施这一过程所需的细胞。This process enables us to study the causes of specific diseases,such as Alzheimer’s Disease,ALS or Parkinson’s Disease,and then research a variety of treatments for these diseases.If the stem cell lines are created for any given individual and are later transplanted back into the individual,they will not be rejected by the individual.这一过程有助于我们探究诸如早老性痴呆病、肌萎缩性侧索硬化或帕金森氏病等特定疾病的起因,并着手研究治疗这些疾病的种种方法。如果干细胞系列是针对某一特定个体而培育的,然后又被移植回那个个体,它们就不会遭排异。甜蜜的成功Sweet SuccessI always thought that when our research was successful I would just be pleased that we had accomplished this when others had not.In reality,it is transcendent-when you look through the micioscope,you see what you may have looked like a long time ago,at least in part.我一直这么想,当我们的研究成果获得成功时,我会为我们取得别人还未取得的成就而感到欣喜。事实上,这一研究成果真的是妙不可言……透过显微镜,你至少部分的看到自己很久以前是大概什么模样。When I looked down and saw that cloned blastocyst,it brought tears to my eyes.I had done this for my mother,and I realized,had she only been able to live a few years longer,maybe we could have used this technology to help her.It was emotional to see tht potential,which she never had a chance to experience.当我低下头看克隆出的胚泡时,不由的泪水盈眶。我是为我的母亲而做的这一研究,我想,只要母亲能多活几年,我们或许就可以利用这一技术挽救她。看到存在那样一种可能,一种母亲没有亲身机会享受的可能,不禁令人感慨万千。There s a big misconception out there that we decided to destroy these embryos for some reason.There was so much skepticism about this process because of the scientific fraud from the past that it was critical that there be no doubt that they were clones.我们出于某种原因要毁掉这些克隆胚胎,对此外界有很大误解。由于以前的科学家造假行为,人们对于我们的研究过程抱有诸多怀疑,所以确保它们真是克隆胚胎是至关重要的。In the process of analysis,the embryos were destroyed by necessary.In other words, to get the genetic material from inside the cells to analyze it,you have to destroy the cell.We would have loved to have been able to avoid destroying them.在分析过程中,我们必须毁掉那些胚胎。换句话说,从细胞里提取遗传物质进行分析,你只得毁坏细胞。我们多么希望能避免毁掉它们阿。Now we re working full-time on creating stem cell lines,and people are watching with great interest.目前我们正夜以继日地培育干细胞系列,人们也饶有兴趣的关注着这项工作的进展。The Pope and the President教皇和总统There are a variety of opponents to our work.我们的工作遭到各方人士的反对。We were condemned by the Vatican and mentioned in a negative light in President Bush s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In a sense it s an honor because it shows that we re doing something significant.It s not every day that you get condemned by the Vatican and President Bush in the same week.罗马教廷谴责我们,布什总统的国情滋文对我们也颇有微词。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荣耀,因为这表明我们正做着有重大意义的事情。一周之内同时遭到罗马教廷和布什总统的谴责,这样的事可不是天天发生的。There s usually no dialogue between the researchers in the embryonic stem cell field and those who oppose it.胚胎干细胞领域内的研究人员和持反对的人士之间往往没有对话。It doesn t make sense to me that it s such an emotional and contentious topic.Logically,this is not life.I agree it s a potential life,but the vast majority of embryos never become life.The majority generate,don t implant and die.A fetus is a life.That argument makes sense to me,but it doesn t make sense to me look at an embryo in a lab and give it all the rights of a human life.这个话题如此惹人激动,并引起诺大的争议,依我看来实在大可不必。从谴责上来讲,胚胎并不是生命。我承认胚胎有可能成为生命,但是,大多数胚胎永远不会成为生命。多数胚胎生成后,并不用于移植,随即消亡。胎儿具有生命。依我之见,那个观点才合乎情理。但是,看着实验室的胚胎,赋予它人命的一切权利,在我看来,则是有失偏颇。

四、全新版大学英语综合教程3(第二版)的课文翻译,主编是李荫华和王德明的。

第一单元生活方式的改变课文A 在美国,不少人对乡村生活怀有浪漫的情感。许多居住在城镇的人梦想着自己办个农场,梦想着靠土地为生。很少有人真去把梦想变为现实。或许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因为,正如吉姆·多尔蒂当初开始其写作和农场经营双重生涯时所体验到的那样,农耕生活远非轻松自在。但他写道,自己并不后悔,对自己做出的改变生活方式的决定仍热情不减。多尔蒂先生创建自己的理想生活售姆·多尔蒂 有两件事是我一直想做的——写作与务农。如今我同时做着这两件事。作为作家,我和E·B·怀特不属同一等级,作为农场主,我和乡邻也不是同一类人,不过我应付得还行。在城市以及郊区历经多年的怅惘失望之后,我和妻子桑迪终于在这里的乡村寻觅到心灵的满足。 这是一种自力更生的生活。我们食用的果蔬几乎都是自己种的。自家饲养的鸡提供鸡蛋,每星期还能剩余几十个出售。自家养殖的蜜蜂提供蜂蜜,我们还自己动手砍柴,足可供过冬取暖之用。 这也是一种令人满足的生活。夏日里我们在河上荡舟,在林子里野餐,骑着自行车长时间漫游。冬日里我们滑雪溜冰。我们为落日的余辉而激动。我们爱闻大地回暖的气息,爱听牛群哞叫。我们守着看鹰儿飞过上空,看玉米田间鹿群嬉跃。 但如此美妙的生活有时会变得相当艰苦。就在三个月前,气温降到华氏零下30度,我们辛苦劳作了整整两天,用一个雪橇沿着河边拖运木柴。再过三个月,气温会升到95度,我们就要给玉米松土,在草莓地除草,还要宰杀家禽。前一阵子我和桑迪不得不翻修后屋顶。过些时候,四个孩子中的两个小的,16岁的吉米和13岁的埃米莉,会帮着我一起把拖了很久没修的室外厕所修葺一下,那是专为室外干活修建的。这个月晚些时候,我们要给果树喷洒药水,要油漆谷仓,要给菜园播种,要赶在新的小鸡运到之前清扫鸡舍。 在这些活计之间,我每周要抽空花五、六十个小时,不是打字撰文,就是为作为自由撰稿人投给报刊的文章进行采访。桑迪则有她自己繁忙的工作日程。除了日常的家务,她还照管菜园和蜂房,烘烤面包,将食品装罐、冷藏,开车送孩子学音乐,和他们一起练习,自己还要上风琴课,为我做些研究工作并打字,自己有时也写写文章,还要侍弄花圃、堆摞木柴、运送鸡蛋。正如老话说的那样,在这种情形之下,坏人不得闲——贤德之人也歇不了。 我们谁也不会忘记第一年的冬天。从12月一直到3月底,我们都被深达5英尺的积雪困着。暴风雪肆虐,一场接着一场,积雪厚厚地覆盖着屋子和谷仓,而室内,我们用自己砍伐的木柴烧火取暖,吃着自家种植的苹果,温馨快乐每一分钟。 开春后,有过两次泛滥。一次是河水外溢,我们不少田地被淹了几个星期。接着一次是生长季节到了,一波又一波的农产品潮涌而来,弄得我们应接不暇。我们的冰箱里塞满了樱桃、蓝莓、草莓、芦笋、豌豆、青豆和玉米。接着我们存放食品罐的架子上、柜橱里也开始堆满一罐罐的腌渍食品,有番茄汁、葡萄汁、李子、果酱和果冻。最后,地窖里遍地是大堆大堆的土豆、葫芦、南瓜,谷仓里也储满了苹果和梨。真是太美妙了。 第二年我们种了更多的作物,差不多就靠着从自家树林砍伐的木柴以及仅仅100加仑的燃油过了冬。其时,我开始认真考虑起辞了职去从事自由撰稿的事来。时机选得实在太差。当时,两个大的女儿肖恩和埃米正在费用很高的常青藤学校上学,而我们只有几千美金的银行存款。但我们一再回到一个老问题上来:真的会有更好的时机吗?答案无疑是否定的。于是,带着老板的祝福,口袋里揣着作为累积津贴的半年薪水,我走了。 那以后有过一些焦虑的时刻,但总的来说,情况比我们料想的要好得多。为了写那些内容各不相同的文章,我为《体育画报》爬进过黑熊窝;为《史密森期刊》替参赛的一组组狗套上雪橇;为《科学文摘》调查过尚普兰湖水怪的真相;为《终点》杂志在明尼苏达划着小舟穿越美、加边界水域内的公共荒野保护区。 我挣的钱远比不上担任全职工作时的收入,可如今我们需要的钱也没有过去多。我挣的钱足以应付每月600美金的房屋贷款按揭以及一家人的日常开销。那些开销包括了所有支出,如音乐课学费、牙医帐单、汽车维修以及大学费用等等。至于保险,我们买了一份低收入者的主要医疗项目保险。我们需要为每一个家庭成员的任何一项医疗费用支付最初的500美金医疗保险则支付超出部分的80%。虽然我们仍要支付小部分医疗费用,但我们的保险费也低——每年只要560美金——而我们给自己生大病保了险。除了这一保险项目,以及两辆汽车每年400美金的保险,我们就没有其它保险了。不过我们每年留出2000美元入个人退休金贴。 我们通过节约开支而又不明显降低生活水准的方式来弥补收入差额。我们每个月仍出去吃一两次饭,不过现在我们光顾的是当地餐馆,而不是城里的高级饭店。我们仍去密尔沃基听歌剧看芭蕾演出,不过一年才几次。我们肉吃得少了,酒喝得便宜了,电影看得少了。铺张的圣诞节成为一种回忆,我们把完成稿约作为度假的一部分…… 我想,不是所有热爱乡村的人都会乐意过我们这种生活的。这种生活需要一些特殊素质。其一是耐得住寂寞。由于我们如此忙碌,手头又紧,我们很少请客。在作物生长季节根本就没工夫参加社交活动。吉米和埃米莉虽然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但他俩大多数时间呆在家里。 另一项要求是体力——相当大的体力。小范围里实现自给自足的途径是抵制诱惑,不去购置拖拉机和其它昂贵的节省劳力的机械。相反,你要自己动手。我们仅有的机器(不包括割草机)是一台3马力的小型旋转式耕耘机以及一架16英寸的链锯。 没人知道我们还能有精力在这里再呆多久一也许呆很长一阵子,也许不是。到走的时候,我们会怆然离去,但也会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深感自豪。我们把农场出售也会赚相当大一笔钱。我们自己在农场投入了约35,000美金的资金,要是现在售出的话价格差不多可以翻一倍。不过现在不是出售的好时机。但是一旦经济形势好转,对我们这种农场的需求又会增多。 但我们主要不是为了赚钱而移居至此的。我们来此居住是因为想提高生活质量。当我看着埃米莉傍晚去收鸡蛋,跟吉米一起在河上钓鱼,或和全家人一起在果园里享用老式的野餐,我知道,我们找到了自己一直在寻求的生活方式。 第二单元 民权英雄 课文A 2004年,一个纪念“地下铁路”的中心将在辛辛那提市成立。这条铁路不同寻常,它不出售车票,也无火车行驶。然而,它将成千上方的乘客送往他们梦想中的目的地。 给人以自由者 弗格斯·M·博得威奇 我步出这幢两层小屋,加拿大平原上轻风微拂。我身边是一位苗条的黑衣女子,把我带回到过去的向导。那时,安大略省得雷斯顿这一带住着美国历史上的一位英雄。我们前往一座普普通通的灰色教堂,芭芭拉.卡特自豪地谈论着其高祖乔赛亚·亨森。“他坚信上帝要所有人生来平等。他从来没有停止过争取这一自由权利的奋斗。” 卡特对其先辈的忠诚不仅仅关乎一己之骄傲,而关乎家族荣誉。因为乔赛亚·亨森至今仍为人所知是由于他所激发的创作灵感使得一个美国小说人物问世:汤姆叔叔,哈丽特,比彻·斯托的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中那个逆来顺受的黑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人物所象征的一切在亨森身上一点都找不到。一个不愿奋起力争、背叛种族的黑人?卡特对此颇为愤慨。“乔赛亚·亨森是个有原则的人,”她肯定地说。 我远道前来亨森最后的居所——如今已成为卡特曾管理过的一处历史遗迹——是为了更多地了解此人,他在许多方面堪称非裔美国人的摩西。亨森自己摆脱了黑奴身份获得自由之后,便暗中帮助其他许多黑奴逃奔北方去加拿大——逃奔自由之地。许多人和他一起在得雷斯顿这一带定居了下来。 但此地只是我所承担的繁重使命的一处停留地。乔赛亚·亨森只是一长串无所畏惧的男女名单中的一个名字,这些人共同创建了这条“地下铁路”,一个由逃亡线路和可靠的人家组成的用以解放美国南方黑奴的秘密网络。在1820年至1860年期间,多达十万名黑奴经由此路走向自由。 2000年10月,克林顿总统批准拨款1600万美元建造全国“地下铁路”自由中心,以此纪念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伟大的民权斗争。中心计划于2004年在辛辛那提市建成。真是该建立这样一个中心的时候了。因为地下铁路的英雄们依然默默无闻,他们的业绩依然少人颂扬。我要讲述他们的故事。 听到轻轻的敲门声,约翰·帕克神情紧张起来。他开门窥望,夜色中认出是一位可靠的邻居。“有一群逃亡奴隶躲在肯塔基州的树林里,就在离河二十英里的地方,”那人用急迫的口气低语道。帕克没一点儿迟疑。“我就去,”他说着,把两支手枪揣进口袋。 二十年前,即1.9世纪20年代,生来即为黑奴的帕克才八岁就被从母亲身边带走,被迫拖着镣铐从弗吉尼亚走到亚拉巴马,在那里的黑奴市场被买走。他打定主意有朝一日要过自由的生活,便设法学会了铸铁这门手艺。后来他终于靠这门手艺攒够钱赎回了自由。现在,帕克白天在俄亥俄州里普利港的一家铸铁厂干活。到了晚上,他就成了地下铁路的一位“乘务员”,帮助人们避开追捕逃亡黑奴的人。在他正前往的肯塔基州,当局悬赏一千美元抓他,活人死尸都要。 在那个阴冷的夜晚,帕克渡过俄亥俄河,找到了十个丧魂落魄的逃亡者。“拿好包裹跟我走,”他一边吩咐他们,一边带着这八男二女朝河边走去。就要到岸时,一个巡夜人发现了他们,急忙跑开去报告。 帕克看见一条小船,便大喝一声,把那些逃亡黑奴推上了船。大家都上了船,但有两个人容不下。小船徐徐驶向对岸,帕克眼睁睁地看着追捕者把他被迫留下的两个男人团团围住。 其他的人都上了岸,帕克急忙安排了一辆车把他们带到地下铁路的下一“站”——他们走向安全的加拿大之旅的第一程。约翰·帕克在有生之年一共带领四百多名黑奴走向安全之地。 黑人去当乘务员常常是由于本人痛苦的经历,而那些白人则往往是受了宗教信仰的感召。在北卡罗来纳州长大的贵格会教徒利瓦伊·科芬解释说:“《圣经》上只是要我们给饥者以食物,无衣者以衣衫,但没提到过肤色的事。” 在19世纪20年代,科芬向西迁移前往印第安纳州的新港(即今天的喷泉市),在那里开了一家小店。人们传说,逃亡黑奴在科芬家总是能得到庇护。有时他一次庇护的逃亡者就多达十七人,他还备有一组人员和车辆把他们送往下一段行程。到后来有三条主要路线在科芬家汇合,科芬家成了地下铁路的中央车站。 科芬经常由于他做的工作受到被杀的威胁,收到焚毁他店铺和住宅的警告。几乎每一个乘务员都面临类似的危险——或者更为严重。在北方,治安官会对帮助逃亡的人课以罚金,或判以短期监禁。在南方各州,白人则被判处几个月甚至几年的监禁。一位勇敢的循道宗牧师卡尔文·费尔班克在肯塔基州被关押了十七年多,他记录了自己遭受毒打的情况:总共被鞭笞了35,105下。 至于那些黑奴,逃亡意味着数百英里的长途跋涉,意味着穿越自己极易被人辨认的陌生地域。没有路标,也几乎没有线路图,他们赶路全凭着口口相告的路线以及秘密记号——比如树上钉着的钉子——是乘务员用宋标示北上路线的记号。 许多黑奴在夜色掩护下赶路,有时脸上涂着厚厚的白粉。贵格会教徒经常让他们的“乘客”不分男女穿上灰衣服,戴上深沿帽,披着把头部完全遮盖住的面纱。有一次,利瓦伊·科芬运送的逃亡黑奴实在太多,他就把他们装扮成出殡队伍。 加拿大是许多逃亡者的首选终点站。那儿1833年就废除了奴隶制,加拿大当局鼓励逃亡奴隶在其广阔的未经开垦的土地上定居。其中就有乔赛亚·亨森。 还是孩子的亨森在马里兰州目睹着全家人被卖给不同的主人,看到母亲为了想把自己留在她身边而遭受毒打。亨森利用命运给他的一切机会,干活勤勉,深受主人器重。 经济困顿最终迫使亨森的主人将他及其妻儿送到主人在肯塔基州的一个兄弟处。在那儿干了几年苦工之后,亨森听说了一个可怕的消息:新主人准备把他卖到遥远的南方腹地去农庄干活。这名奴隶将与自己的家人永远分离。 只有一条路可走:逃亡。“我会认北极星,”许多年后亨森写道。“就像圣地伯利恒的救星一样,它告诉我在哪里可以获救。” 亨森和妻子冒着极大的风险带着四个孩子上路了。两个星期之后,饥饿疲惫的一家人来到了辛辛那提市,在那儿,他们与地下铁路的成员取得了联系。“他们为我们提供了食宿,非常关心,接着又用车送了我们三十英里。” 亨森一家继续往北走,最后来到纽约州的布法罗。在那儿,一位友善的船长指着尼亚加拉河对岸。“‘看见那些树没有?’他说,‘它们生长在自由的土地上。”’他给了亨森一美元钱,安排了一条小船,小船载着这位黑奴及其家人过河来到加拿大。 “我扑倒在地,在沙土里打滚,手舞足蹈,最后,在场的那几个人都认定我是疯子。‘他是个疯子,’有个沃伦上校说。” “‘不,不是的!知道吗?我自由了!’” 第三单元 安全问题 课文A 许多年前,在美国,家家户户白天黑夜不锁门是司空见惯的。在本文中,格林叹惜人们不再相互信任,不得不凭借精密的安全设备来保护自己和财产。 锁之国 鲍勃·格林 小时候在家里,我们的前门总是夜不落锁。我不知道这是当地的一种说法还是大家都这么说的;“不落锁”的意思是掩上门,但不锁住。我们谁都不带钥匙;晚上最后一个回家的人把门关上,这就行了。 那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乡下,在城里,·门不再关着不锁上,哪怕是傍晚一段时间也不例外。 在许多方面,郊区和农村甚至比巡查严密的城市街道更易受到攻击。统计显示,那些据称是安宁的地区的犯罪率上升得比城镇更为显著。不管怎么说,前门虚掩不落锁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取而代之的是防盗锁、防护链、电子报警系统,以及连接警署或私人保安公司的报警装置。郊区的许多人家在露台上安装了玻璃滑门,内侧有装得很讲究的钢条,这样就没人能把门撬开。 在最温馨的居家,也常常看得到窗上贴着小小的告示,称本宅由某家安全保卫机构或某个保安公司负责监管。 锁成了美国的新的象征。的确如此,一家大保险公司最近的一则公益广告没有用图表表明我们所处的危险有多大,而是用了一幅童车的图片,车身上悬着如今随处可见的挂锁。 广告指出,没错,确是保险公司理赔失窃物品,但谁来赔偿互不信任、担心害怕这种新氛围对我们的生活方式所造成的影响呢?谁来对美国从自由之国到锁之国这一蜕变作出精神赔偿呢? 因为那就是现状。我们已经变得如此习惯于保护自己不受美国生活新氛围的影响,如此习惯于设置障碍,以致无暇考虑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出于某种原因,当我们觉得防范周密时才安心;我们没有想到问问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非得把自己与邻居和同住一城的居民隔绝开来,这一切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主宰我们生活的? 这一切确实主宰了我们的生活。如果你在一家大中型公司上班,你上下班很可能不好随意进出。你可能随身带着某种出入卡,电子的或别的什么的,因为这卡能让你进出工作场所。也许前台的保安认识你这张脸,平日一挥手让你进去,但事实明摆着,你所任职的公司深感面临威胁,因此要借助这些“钥匙”不让外人靠近。 这种现象并非向来有之。即使在十年前,大多数私营公司仍采取自由出入的做法。那时管理人员根本没想到过恰当的手段是不信任他人。 且看各地机场。过去家长常常带孩子去登机口看飞机起飞降落。这种事再也没有了。机场不再是一个有趣的学习场所;它们成了拥有最精密的安全检查系统的场所。 凭借着电子透视装置,我们似乎终于想出妙计让恐怖分子无法近身,无论是真的恐怖分子还是凭空臆想的。能解决这一问题真是如释重负,于是我们就不去多想这种状况对我们的生活质量意味着什么。如今我们走过这些电子搜查器时已经看都不看一眼了;这些装置,还有它们所代表的一切已经获胜。 我们的居住区处在强光源的照射之下;我们连哪怕像阴影这样小小的享受也不想给自己。 越来越多的商人正购置连接在电话机上、能剖析来电者声音的新机器。据说那种机器能让商人知道他的朋友或客户是否在撒谎,其出错概率很小。 所有这一切都是以“安全”的名义实施的:我们是这么跟自己说的。我们害怕,于是我们设法把害怕锁在外面,我们认定,那就是安全的意义。 其实不然;我们虽然有了这一切安全措施,但我们或许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不安全的国民。还有什么更好的字眼能用来描述我们被迫选择的生活方式呢?还有什么更为可悲地表明我们在这个令人困惑的新时代所感受到的惶恐之情呢? 我们不信任何人。郊区的家庭主妇在家庭旅行用车钥匙链上挂着防强暴口哨,我们在自我防卫方面变得如此聪明,最终全都聪明反被聪明误。我们或许是把邪恶锁在了门外;但在这么做的同时我们把自己锁在里边了。 那也许是我们将来回顾这一时代时记得最牢的精神遗产:在对付我们中间无形的恐惧之时,我们成了自己的囚徒。在我们这个问题重重的时代,所有的人都是囚徒。 第四单元 外星人 课文A 这仅仅是一个错误,一个愚蠢的错误,那种人人都可能犯的错误。只是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太空客前来访问地球了。再也不会了。 水乡 伊萨克·阿西莫夫 我们不会再有太空游客前来了。外星人将永远不会登陆地球——至少是再也不会了。 我这不是悲观。事实上,外星人登陆过地球。这个我知道。在宇宙的千百万颗星球当中穿梭往来的太空飞船可能有许多,可它们永远不会再来我们这儿了。这我也知道。而这一切都是由于一个荒唐的错误导致的。 且听我解释。 这实际上是巴特·卡默伦的错,所以你得对巴特·卡默伦这人有所了解。他是爱达荷州特温加尔奇的治安官,我是他的副手。巴特·卡默伦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到了他不得不整理个人应缴多少所得税时更是容易光火。你想,他除了当治安官,还经营着一家杂货铺,并拥有一家牧羊场的股份,同时还享有残疾退伍军人(膝盖受过伤)津贴,以及其他某些类似的津贴。这样一来他的个人所得税计算起来自然就变得复杂。 要是他让税务人员帮他填表就不至于那么糟糕,可他非得要自己填,于是填得他牢骚满满腹。每年到了4月14日,他就变得难以接近。 那个飞碟在1956年4月14日这一天登陆真是大错特错。 我是看着它降落的。当时我的椅子背靠着治安官办公室的墙,我正望着窗外的星星,琢磨着是不是该下班去睡觉,还是继续听卡默伦骂个不停,他正在第127次核对他在税单上填写的一栏栏数字。 一开始像是颗流星,可接着那道光越变越宽,成了两股像是火箭喷出气流之类的东西,而那玩艺儿一点没出声就着落了。 两个人走了出来。 我说不出话,也做不了事。喘不了气,也没法用手示意,甚至眼睛都没法瞪大。我就那么呆坐着。 卡默伦?他压根儿就没抬起过头。 有敲门声。门开了,飞碟上的那两个人走了进来。要不是我看着飞碟降落,我还会以为他们就是镇上的人。两人身着灰套装、白衬衣,戴着深红棕色的领带。他们穿着黑皮鞋,戴着黑帽子,肤色黑黑的,卷曲的头发黑黑的,眼睛呈棕色。两人神情严肃,身高都在5英尺10英寸左右,看上去非常相像。 天哪,我害怕极了。 可卡默伦只是在门开的那会儿略一抬头,皱了皱眉头。“有什么事吗,伙计?”他边说边用手拍着税单,显然正忙着呢。 那两人中的一个走上前说道:“我们对你的人已经观察很久了。”他说话时小心翼翼、一字一顿的。 卡默伦说:“我的人?我只有老婆一个人。她干什么来着?” 穿西装的那人说:“我们选择此地作为第一接触点,因为这里偏僻安静。我们知道您是这里的首领。” “如果你指的是治安官,本人就是,有什么话就直说,你们遇到什么麻烦了?” “我们非常谨慎,沿用了你们的衣着式样,甚至采用了你们的外貌。我们还学习了你们的语言。” 你可以看到卡默伦脸上开始现出领悟的神情。他说:“你俩是外国人?”卡默伦不怎么喜欢外国人,退伍后就没怎么见过外国人,不过总的来说他尽力做到为人公正。 . 飞碟来人说:“外国人?正是如此。我们来自你们称之为金星的水乡。” 卡默伦连眼也没眨一下便说:“好吧。这里是美国。我们这儿不论种族、肤色、国籍,一律平等。我为你们效劳。你们有何贵干?” “我们希望您马上与贵国,即你们所说的美国的要人联系,前来此地商讨加入我们伟大组织的事宜。” 卡默伦的脸色渐渐涨红。“我们加入稀仍啪组织。我们已经是联合国的成员了,天知道还有别的什么。我想是让我把总统找来,呃?就现在?前来特温加尔奇?发一封急件?”他看了看我,似乎想在我脸上看到一丝笑意,可此刻若有人从我身后把椅子抽开,我也不会摔倒在地。 飞碟来人说:“事不宜迟。” “你们想不想要国会也来?还有最高法院?” “要是有用的话,治安官。” 这下卡默伦真的气坏了。他把税单向桌上重重地一摔,叫道:“好啁,你们跟我添乱,我可没时间跟你们这些自作聪明的人纠缠,尤其是外国人。要是你们不马上从这里滚出去,我就以扰乱治安罪把你们关起来,永远不放你们出来。” “您是要我们离开?”金星人问。 “马上滚!滚出去,滚回你们老家去,别再回来。我不想见到你们,这儿谁都不想见到你们。” 那两人对望了一眼。 一直作为发言人的那人于是说:“看得出您确实极其不愿受到打搅。我们从不愿将我们自己或我们组织的意见强加于无意接受者。我们尊重您的个人自由,马上离开。我们将不再返回。我们会在你们地球周围发布警告,不再会有人前来。” 卡默伦说:“先生,够了,别再胡说八道了,我数到3——” 那两人转身离去,我当然知道他们说的句句是实话。你知道,我一直在听他们讲话,卡默伦可没有,他一心只想着他的税单,而且我似乎知道了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知道地球周围会竖起一道屏障,使他人无法进入。 他们走了之后,我才能又开口说话——已经太迟了。我高声叫起来:“天哪,卡默伦,他们是从太空来的。你为什么要赶他们走?” “从太空来的!”他两眼瞪着我。 我大喝一声:“你看!”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比我重了25英磅,可我竟然扯着他的衣领把他拽到了窗前。 他震惊之下都没有反抗,等他回过神来似乎想要把我击倒时,正好看见窗外的情景,顿时气都喘不出来了。 他们正在进入飞碟,就是那两人,飞碟就在那儿,知道吗,大大的, 圆圆的,亮晶晶的,挺有气势的。接着飞碟起飞了。它轻轻巧巧地上升,像根羽毛似的,一侧发出一道桔红色的光芒,那光越来越强烈,飞碟变得越来越小,最后重新变成一颗流星渐渐消失。 我说:“治安官,你为什么要赶他们走?他们要见总统。这下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卡默伦诜“我当他们是外国人。他们说的,要学我们的语言。而且他们说的话莫名其妙。” “哼,得了,还外国人呢。” “他们说自己是外国人,两人看上去像是意大利人。我以为他们是意大利人。” “他们怎么会是意大利人呢?他们说他们是从金星来的。我听见的?他们是这么说的。” “金星。”他的眼睛瞪得越发圆了。 “他们是这么说的。他们把它叫做水乡什么的。要知道,金星上多的是水。” 所以你瞧,这仅仅是个错误,一个愚蠢的错误,那种人人都可能犯的错误。只是从今往后地球上再也不会有任何金星人来访了。卡默伦这个笨蛋,还有他那该死的税单! 只听他嘀咕道:“金星!他们说水乡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们指的是威尼斯呢!追问

       你这个是老版的,你的第四单元讲的是外星人,最新的讲的是爱因斯坦,麻烦下,再找找看!谢谢

       以上就是小编对于大学英语综合教程3第二版课文翻译(新世纪大学英语综合教程3第二版课文翻译)问题和相关问题的解答了,大学英语综合教程3第二版课文翻译(新世纪大学英语综合教程3第二版课文翻译)的问题希望对你有用!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